大罗金仙重生斗破苍穹:第二章 一更 準公爹送的禮物

作者:東木禾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

斗破苍穹3电视剧更新时间表 www.jbzkv.icu 人氣小說:女帝直播攻略、美女總裁愛上小保安:絕世高手、極品小農場、帝少心頭寵:國民校草是女生、奧特曼戰記、萬古帝尊、修真聊天群、小農民修真

一秒記住【全本小說 斗破苍穹3电视剧更新时间表 www.jbzkv.icu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    倆人說完正事兒后,便相對無言,比起柳泊簫的從容自若,宴云山反倒是拿不出準公公的架勢,顯得略不那么坦蕩自在,只好借著喝茶掩飾。

    喝了兩杯后,柳泊簫問,“您還有事兒嗎?”

    這是要告辭的意思。

    宴云山清了下嗓子,“也沒什么事兒,就是以后,對暮夕好一點?!彼低?,他又端起杯子來,遮掩自己的別扭,仿佛說出這番話很丟人。

    柳泊簫“嗯”了聲,“他是我男朋友,我肯定會對他好的?!?br />
    “只是男朋友?”宴云山拔高了幾分聲音,激動的問,“暮夕不是在島上求婚了?你難道還沒答應?”

    “答應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既然答應了,那就不是男女朋友,他是你的未婚夫,你是他未婚妻?!毖繚粕剿檔難纖嗾?。

    柳泊簫,“……”

    以前,不是還很排斥她嗎,現在怎么一副怕她跑了、要著急定下名分的語氣?

    “我說的不對?”

    柳泊簫深吸一口氣,“您說得對?!?br />
    宴云山的臉色明顯放松了些,“既是未婚夫妻,就該互相關心、互相扶持,你在創業中有什么困難都可以跟暮夕說,讓他拉你一把是應該的,同理,他若工作上有什么不妥或是疏漏,你也多上心提醒著點,暮夕傲慢自大,聽不得別人意見,可忠言逆耳,你多勸著點他……”

    柳泊簫這才恍然大悟,原來不排斥她是因為她的意見暮夕會聽是吧?覺得她能管得了他兒子、這才急著定下名分、要一物降一物?

    聽他又略顯啰嗦的嘮叨了幾句,柳泊簫接過話去,“我會盡量規勸,不過,不會因此去勉強或是用什么條件去逼迫威脅他,我尊重他的想法和處事的方式?!?br />
    對她的這番表態,宴云山是滿意的,他的確是想讓她多勸勸兒子,卻也擔心她對兒子指手畫腳、恃寵而驕,女人干涉太多,也并非是好事兒,所以,她的進退有據,無疑讓他安心不少,他語調輕快起來,喊了聲,“程謙,進來?!?br />
    程謙應聲,推門進來,手里拎著倆精美的手提袋。

    宴云山使了個眼色。

    程謙意會,笑著把倆手提袋遞到柳泊簫跟前。

    柳泊簫詢問的看向宴云山。

    宴云山板著臉,裝模作樣的道,“上回你去家里,我忘了把見面禮給你,今天補上?!?br />
    “您太客氣了?!繃大錈簧焓紙?。

    宴云山擰了下眉頭,“這不是客氣,這是規矩?!?br />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柳泊簫還想拒絕。

    就聽他一本正經的道,“長者賜、不可辭,除非你嫌棄我送的東西?!?br />
    “我沒有……”柳泊簫無奈的嘆了聲,伸過手接了過來,“那我就謝謝您了?!?br />
    宴云山脫口而出,“不用謝,對我們家暮夕好一點就行?!?br />
    柳泊簫忍不住笑了笑。

    宴云山頓時老臉上有點掛不住,攆人了,“你不回去上課了?年輕人還是得以學業為主?!?br />
    柳泊簫從善如流的站起來告辭。

    她離開后,宴云山問,“你說她會喜歡我送的東西嗎?”

    程謙笑著道,“女生就沒有不喜歡首飾和包包的,當然還有衣服,可是買衣服咱們也不知道柳小姐的尺碼,還是首飾和包最合適?!?br />
    宴云山點了下頭,似乎是踏實了些。

    程謙又道,“您不是還在包里放了一張購物卡嗎,到時候柳小姐喜歡什么可以再去買?!彼低?,又補充一句,“大爺,您已經想的很周到了,柳小姐肯定對您的印象很好?!?br />
    聞言,宴云山立刻激動的反駁,“你覺得我是在討好她嗎?開什么玩笑,我是她長輩,未來的公爹,要討好,也是她討好我,看我的臉色?!?br />
    程謙笑著一個勁的附和,“是,是,您沒討好……”

    您就是很在意人家的想法、想跟人家搞好關系。

    宴云山哼了聲,喝了口茶,故作隨意的問,“你覺得她如何?”

    程謙想了想,誠懇的道,“我覺得柳小姐很好,甚至可以說,這些年我見過的女孩兒里,最好的那個,能讓少爺傾心相待,就足以說明她非常優秀了,少爺的眼光多高啊,帝都這么多豪門千金、上流名媛,您見他待見過哪個?說不近女色都是輕的,我曾經都以為少爺是對女人過敏……”

    宴云山嘴角抽了下,好吧,他也曾以為兒子是身體有毛病。

    “可遇上柳小姐后,少爺就像是變了一個人,不再那么高高在上了,接地氣,會疼人,更開了竅懂風花雪月,就少爺這粘人的勁頭,小少爺指日可待啊……”程謙越說越興奮,“這不都是柳小姐的功勞嘛,她的出現,可以說挽救了少爺的性取向,呃……”

    他是不是興奮過頭了?

    果然,宴云山拿眼瞪他,“暮夕的性取向自始至終都是正常的?!?br />
    “是,是……”

    看他認錯態度好,宴云山也不計較了,又問,“還有嗎?”

    程謙反應了片刻才明白過來,這是要他繼續夸柳泊簫呢,“柳小姐不光容貌好、氣質佳,還聰慧靈秀、大方得體,難得是,還不虛榮物質……”

    宴云山聽著,欣慰的同時,終究有點一絲遺憾,“如果家世再高一點就完美了?!?br />
    程謙聞言,就不接話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再說柳泊簫,回到宿舍后,拿出袋子里的東西,一個包包,一個精致的盒子,她就算不懂時尚潮流,卻也認識包包和盒子上的標志。、

    實在是,那牌子舉世皆知。

    莊靜好看著那包包,眼睛都亮了下,“這是某某今年出的限量版,全球不到十個,售價我就不用說了,絕對貴氣十足,泊簫,你準公爹對你看來很滿意了?!?br />
    柳泊簫好笑,“就憑一個包包?”

    “從這個包包里,就能反應出他的態度,他是認真的,且拿出了最貴的誠意,女孩兒哪有不喜歡包包和首飾的,看,他都懂得討好你了?!?br />
    柳泊簫沒說話,又打開了那個盒子,被里面的鉆石晃了下眼,首飾是一套,耳環、項鏈,都墜著很大的鉆石,價值不用說,至少千萬起。

    柳泊簫頓時覺得手里沉甸甸的。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