斗破苍穹漫画:第210章 特殊的敬禮!

作者:嚴七官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

斗破苍穹3电视剧更新时间表 www.jbzkv.icu 人氣小說:抗日之特戰兵王、喜劫良緣,紈绔俏醫妃、銀狐、福晉有喜:爺,求不約、盛唐風華、偷香、天唐錦繡、崛起軍工

一秒記住【全本小說 斗破苍穹3电视剧更新时间表 www.jbzkv.icu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    悶罐車的時速并不快,莊嚴覺得這破車也許只有幾十公里的時速。

    雖然條件并不舒適,但也不算難受。

    畢竟是受過嚴酷訓練的士兵,在悶罐車里待著比住在野外的臨時帳篷里要舒服多了。

    倒是尿尿成了個大問題。

    上車之前,大隊領導已經明確過,由于任務十萬火急,因此一路上不會做任何???,一直開到終為止。

    路途長遠,估計要二十個小時,尿在車廂里顯然不行,這種悶罐車,撒尿能熏死人。

    不過,辦法總比困難多。

    很快,士兵們就發明了一個另類的解決辦法——誰要尿尿,就讓一個戰友在背后拽住自己的武裝帶,然后拉開褲鏈,掏出男人的武器朝外一陣嗞。

    火車沿著鐵路一直朝北走。

    莊嚴坐在悶罐車里,偶爾站起來在車廂里走來走去,又趴在門邊朝外看。

    他知道是去鄂北省,但并不知道準確的目的地,也不需要知道準確的目的地。

    因為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。

    不該問的不問,不該知道的不知道。

    即便這列火車是開往戰場,也不會有人后退。

    當然,所有人都自己要去參加一次抗洪搶險。

    每個人的心里此刻或多或少有些小激動,但沒人知道自己要面對的到底是什么。

    將近二十個小時的車程說漫長也漫長,說短暫也短暫。

    很快,進入鄂北省后,天空的烏云比之前在海訓場看到的還要厚,幾乎沒有一片地方是干燥的,火車經過的地方都在下雨,好幾次經過涵洞之前都看到有工程人員在忙碌,似乎在加固斜坡以防塌方。

    空氣,在不知不覺中變得緊張起來。

    凌晨4點,在一個不知名的火車站里,火車終于停下。

    橫在悶罐車門口的鐵鏈被取下,中隊長周湖平拿著電喇叭在下面大喊:“下車!下車!”

    大家背起背囊,穿上救生衣,拿起鐵鍬,紛紛跳下車。

    整個火車站放眼望去,全是穿著救生衣的士兵。

    “不要在這里停留,帶出站外!帶出站外集合到指定地點集合!”

    顯然,火車站的廣播室都已經被部隊征用了,廣播里傳來了一聲聲指示。

    莊嚴迅速跟著自己的戰友,集合了又往車站外跑。

    到了車站外,在一片水淋淋的空地上站了大約三十分鐘,雨中駛來了一輛接一輛軍車,領頭車的車牌旁邊掛著白底紅字的長方形牌子,上面寫著——抗洪搶險。

    接到登車命令,莊嚴爬上了一輛解放牌軍車,在黑暗中駛向了國道,再一次朝著不知名的地點進發。

    路上十分泥濘,車隊前方有交警的警車閃著紅藍警燈在車隊前方開道。

    離開車站不久,路上便出現了積水,車輪碾開水,發出嘩嘩的聲音。

    莊嚴掀開篷布,向外伸出腦袋。

    黑暗的視線中,四周漆黑一片,只有公路上車燈明亮,到處都是軍用車隊,根本不知道到底有多少部隊被送到這里。

    只是偶爾會看到一些地方車輛,不過是朝著相反的方向開去,消失在路的遠方。

    在汽車里搖搖晃晃了大約兩個小時,車隊的速度很慢,偶爾還有點兒堵塞,因為前方的路被水沖塌了,臨時修繕的路面必須小心翼翼才能通過。

    坐了十幾個小時的火車,加上之前海訓的疲憊,很多人已經靠在自己的背包上睡著了,黑暗里,傳來陣陣鼾聲。

    說不清為什么,莊嚴卻怎么都睡不著。

    睡意就像調皮不肯回家的小孩,怎么都哄不回來,閉著眼睛瞇了一陣,睜開眼還是精神奕奕。

    終于熬到了清晨,天蒙蒙亮了起來。

    莊嚴掀開車尾后面的篷布,想看看外面的情形。

    當車外的景象映入莊嚴的視線中,把他嚇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“我的老天!”

    他忍不住驚叫起來,叫聲驚醒了不少人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們快看!”

    大家紛紛擠到車廂后部,探頭張望。

    每一個士兵,都被眼前的景象驚住了。

    此莊嚴這才知道,這次的抗洪搶險和之前自己在鐵八連當新兵時候幫N鎮修水庫通路的情況完全不同!

    這簡直是天與地的差別,和這里的情形相比,N鎮水庫那條防汛通路的情況簡直就跟小孩子過家家一樣。

    這是他見過最令人揪心的場面。

    車外的平原之上,到處都是一片片黃泥水,淹沒了農田和莊稼,整個地區仿佛都浸泡在水中一樣。

    到處都是渾身泥污的群眾,三三兩兩,有的用自行車馱著臟兮兮的家具和雜物,低著頭,失神的眼中流露出無奈和悲戚。

    遠方似乎還有不少人,在路邊不斷堆疊沙袋,里面除了和自己一樣穿著軍裝的軍人,還有一些是老百姓。

    暴雨如鞭,稻田被淹,房屋倒塌,路橋沖毀,混沌的天地之間,只剩下一些露出水面的房頂、樹梢還有孤獨的歪斜的電線桿……

    滿目蒼夷的景象令人的情緒都變得和天氣一樣,漸漸陰郁下去。

    雨還在瘋狂地下著,似乎沒有要停下的意思。

    莊嚴的心懸了起來,雨水在這種時候可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那會帶來更多的水。

    之前每天在中隊7點的新聞聯播里已經看到了一些鏡頭,從六月份開始,長江兩岸的防洪防汛工作就沒有停止過。

    可是,真的當自己親臨其境,莊嚴這才發現自己簡直無法用語言去描述這種慘狀。

    突然,有幾個站在路邊的小孩,看樣子是學生模樣,不過并沒有背著書包。

    這種時候,學校早就??瘟恕?br />
    “看!又有解放軍叔叔來幫我們了!”

    其中一個小姑娘指著莊嚴他們的軍車,朝自己的伙伴脆生生地大喊:“好多解放軍叔叔!”

    然后,她和旁邊的小伙伴竟然站在路邊,向軍車隊伍行了個少先隊禮。

    車上所有士兵的心仿佛被一種說不清的東西擊中,呼吸一下子變得濃重起來,所有人沉浸在一種巨大的震撼之中。

    老七羅小明站在車邊,默默舉起了自己的右手,行了個軍禮。

    緊接著,包括莊嚴在內的所有士兵,都舉起了自己的右手。

    敬禮!

    這不是任何一個條令里所規定的敬禮情形,甚至,它不符合條令。

    莊嚴不知道老七為什么要敬禮,但他知道自己為什么敬禮。

    那個小姑娘和她的小伙伴,也許不是第一次看到解放軍。

    她們敬禮,代表著一種信任。

    “解放軍叔叔來了……”

    這句如此簡單的話,卻讓一整車號稱鐵血男兒的軍人心里酸得厲害,一種被信任,被托付,被依靠的自豪從心底如同泉水般涌起。

    車隊繼續往前開,后面的車擋住了視線,莊嚴很快看不到那個小姑娘和她的小伙伴。

    重新坐回車里,之前在火車上那種輕松的氣氛早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    空氣中彌漫著一種沉重的氣息,車外,那種萬里澤國的景象依舊如同電影幻燈片一樣在車外閃過。

    許久,老七坐在車廂的角落里,低低地,而又無比堅決地說了一句:“兄弟們!這是我們拼命的時候了!”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