斗破苍穹为啥不更新了:第四百四十章 你瘋了!

作者:青旗羽客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

斗破苍穹3电视剧更新时间表 www.jbzkv.icu 人氣小說:女帝直播攻略、美女總裁愛上小保安:絕世高手、極品小農場、帝少心頭寵:國民校草是女生、奧特曼戰記、萬古帝尊、小農民修真、修真聊天群

一秒記住【全本小說 斗破苍穹3电视剧更新时间表 www.jbzkv.icu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    最終陰風從三個方向匯聚在一起,吹進了司隸被困的峽谷里。

    呼號的風聲在黑黑深夜里凄厲的好似鬼哭,迎面吹來的時候,卻又更像是冷冰冰的刀子在臉上刮。

    司隸身后的那些人變的慌亂起來。

    伴隨著呼號的風聲,姜使君閉著眼睛跪在地上,不斷地重復她口中的咒語。

    一種詭異的氣氛籠罩在大家周圍,叫人們的汗毛都豎了起來。

    躲起來的人們悄悄露出一只眼睛往外看,他們雖然不知道會發生什么,但是也能受到這種氣氛的感染。

    這種感覺別人或許不熟悉,但是司隸卻是再清楚不過。

    姜使君口中一直在重復的東西,是玄門毒咒!

    司隸大驚失色,他看著姜使君叫道:“厲王妃,你瘋了嗎!”

    他猜想過千百種姜使君會算計自己的辦法,唯獨沒有算到姜使君還會用玄門毒咒。

    這可是黑巫師才能用的禁術!

    姜使君作為一個白巫師,才用過百蒙禁術不久,現在竟然又敢用這種大禁,她難道就不怕自己被反噬嗎?

    姜使君睜開眼睛看了他一眼,嘴邊勾起一抹冷笑,然后便閉上眼睛,繼續念咒。

    她說過,她會讓司隸死在這里。

    反噬又如何?

    她不會讓燕凜再像之前一樣,為了?;に?,而受那么重的傷,她再也不想看燕凜命懸一線。

    從生蛇蠱引來上百條毒蛇盤旋在呈露宮的時候起,她就知道,西兆皇宮背后所對的龍泉山里毒蛇猛獸很多。

    如果她能在這里使用玄門毒咒,那召來的毒物,一定成百上千。司隸就算有再大的本事,也無法同時應對這么多毒物。

    不過使用玄門毒咒,還需要一只很厲害的蠱做引子才行。

    蜂王太小,壓不住那么多毒物,姜使君所擁有的蠱里,最好的選擇就是雪蟾。所以她用雪蟾鎮壓一方,做所有引來的毒物的統帥,交給燕凜來?;?。

    只要雪蟾安然無恙,這個玄門毒咒就不會破。

    所有在玄門毒咒里術法里的人,最后都會被引來的毒物蠶食,這是個必殺的邪術,是黑巫術里最惡毒的陣法。

    她作為一個白巫師,用玄門毒咒來對付司隸,定然會遭受嚴重的反噬。她不知道自己能撐多久,但是她至少會堅持到司隸死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從她邁進龍泉山的那一刻起,她就在心底打定了這個主意。

    她來到龍泉山的深處,就是為了同時召來更多的毒物對付司隸。

    司隸,今天必須死。

    司隸見姜使君沒有半點要停下來的意思,氣的渾身都在顫抖。

    瘋了,姜使君真是瘋了!

    她竟然連自己的命都敢拿去賭!

    這么大的毒咒,就算是他這個黑巫師都不敢輕易用。越是厲害的咒術,對巫師的影響就越大,一個不慎,就會反傷自身。

    姜使君是一個白巫師,竟然還敢反其道而行之!

    司隸看了烏擭護法一眼,說道:“快走!”

    烏擭護法一愣,抬眼便見到司隸已經使出輕功,想要越過堵在峽谷口的巨石,逃出重圍。

    可是這時候咒術已成,他一登上巨石,涌入峽谷的風便攜帶者一股巨大的力量,將他從巨石上直接拍落。

    司隸從巨石上摔了下來,后背恰好撞在一塊突起的巖石上,磕得他冷汗都冒了出來。

    霎時間飛沙四起,迷了大家的眼。

    跟著司隸前來的那些殺手們想要也想要離開峽谷,但是這突變的怪異天氣,卻讓他們寸步難行。

    整個峽谷里唯一平靜的地方,就是燕凜所立之處。

    他的面前一片昏黃,但是他身后卻平靜的詭異。趴在他身后的石頭上的那只雪蟾不時鼓起腮幫子,發出一兩道呱呱聲。

    常天待在山巖上,能清楚地看到峽谷里的景象,他心中詫異不已,為什么獨有王爺的一處沒有異象?

    司隸被烏擭護法扶了起來,一雙眼睛四處打轉,想要在峽谷里找到一條出路。

    他焦急地說道:“必須破禁,不然我們都得死在這里!”

    姜使君連玄門毒咒都用了,甚至不顧反噬帶來的后果,看來是鐵了心要在這里殺了他!

    他比誰都清楚玄門毒咒若是發揮作用了,會有多可怕。

    到時候從山林里爬出的蛇蟲,別說是可以輕易蠶食掉他們,就算來的是一支軍隊,也抵御不過這樣的攻擊。

    但是所有秘術都有破禁的辦法,現在他們被困在這個禁咒里,顯然是逃不出去了。

    只有破禁,他們才有活路。

    玄門毒咒要發揮作用,一定要有一只很強的蠱鎮守百蟲才行。

    這蠱定然也在玄門毒咒的禁咒范圍之內,只要殺了那只蠱,咒術自然能破。

    可是姜使君是用什么蠱來催動這么強的咒術的?

    最后,司隸的目光落在了燕凜的身上。厲王身后雖是死路,但是他所守之處,卻是整個咒術里最平靜的地方。

    司隸定睛一看,果然在燕凜的身后看到了一只趴在哪里的雪蟾。

    就是它!這一定就是關鍵所在,若是他們能除掉那只雪蟾,一切就都會停下來了!

    他激動地對大家命令道:“先殺了厲王身后的雪蟾,否則百蟲出山,我們都得死!”

    大家一聽,立刻朝燕凜圍了過去。

    他們不知道這到底是個什么禁術,但是心底卻對這種禁術有一種難言的恐懼。他們想要離開這里,唯一的希望,就是殺了那只雪蟾。

    隨著姜使君口中咒術的催動,山中的風呼號而過,蘇醒過來的各種蛇蟲鼠蟻,開始朝著峽谷爬了過來。

    姜使君能感覺到那些被召來的毒物的存在。

    同時,她也能清楚地感覺到自己胸口那股里翻涌沖撞的血氣。

    她的額頭上冒出了一層虛汗,但是此刻常天和順天都認真地關注著峽谷里的情況,根本沒有人注意到她的臉色正在一點點地變白。

    想要用玄門毒咒,是需要付出很大的代價的。姜使君睜開眼睛看了一眼燕凜,她知道司隸他們想要逃,唯一的機會就是解決雪蟾,所以他們一定會去攻擊燕凜。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